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Dusk||乙女向/扯淡向(瑞尔斯x你)

*略改的世界观
*总之大概就是未来/星际/科幻/战争这样......。
*瑞尔斯x你


Dusk.

"到黄昏了。"

你拽着他的衣角,对他说。


01.黄昏
*你和瑞尔斯第一次相遇
*OOC属于我,瑞尔斯属于你


你现在处于迷路状态。凭借着你那能把地图看反的路痴属性,你最后成功的来到了一看就没什么人类的荒凉大马路上。

到黄昏的时候你都没能找到回旅馆的路。终端也非常不给面子的完全联系不到你来时跟着的旅团,天色渐渐变暗,太阳已经西沉,只留一片不带温度的暖色光芒。

你只是来旅游的。只不过挑了一个不是那么安定的星球。

你今天已经看到类似"可爱的服务员小姐姐突然从裙底掏出枪对着变态客人的桌子就是几发子弹"这种事件发生了好几起了。

现在的你有点慌。然后就自动脑补了各种各样的情况:荒野杀人抛尸、拦路劫财劫色、邪教组织晚上出来找祭品.........

你:等等,等等啊,以上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

但这里还是有些危险,而且温度有些低。正当你思考着要不要就在这附近找个什么地方住住或者去打听一下回去的路线时,你突然发现就在你前方不远处的树下,似乎躺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你:莫不是有人抛尸.........(惊恐.jpg)

现在,你选择:

A.上前查看。
B.拔腿就跑。
C.假装你看见了一只藏獒。

(由于作者在写乙女向的故事,自动载入选项A)

你装作你一点也不怂的样子走上前,很庆幸目前的光线也并不太暗,至少不会让你达到看到什么惊悚的玩意就拔腿就跑的程度。

你走近那个东西。

准确来说------是个人。在确定这一点后你反倒沉稳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然后轻轻把他翻转过来。

令人稍稍放心的是,转过来的正脸即不是又一个后脑勺也没有什么狰狞可怕的表情,更没有没有脸皮这种惊悚情节出现。

甚至于,那是一张非常英俊的面容。.......不过右侧的脸颊上沾着类似血渍一样的东西。

这种情况够让你放心了,即使这是个死人,你也能用平常心去接受了。

你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他的脖颈上。非常轻,大概就是你还没碰到的那种状态吧------

--------你就被掐着脖子放倒了。

你脑子里第一想法就是:哎呀妈呀,活的。然后就是------我日什么情况???

那个现在已经确定存活的男子睁开了眼睛,冷漠又警惕的盯着你。

如果是平常情况,你大概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他真的非常英俊,发色主要是冷银,而前额的发丝却是少见的深蓝,就和他的眼睛一样的深蓝。

那是双非常美丽的眼睛。

但是你此时无暇顾及那惊人的美丽,只是被他身上浓厚的杀意和那扼住你脖子的手所震慑的连气都不敢喘。冷汗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湿透了你的后背,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你的胃开始抽搐起来。

他安静的盯着你看了一会------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然后松开了扼住你脖颈的手。

"呼.....哈......呼啊......"

你急促的喘息起来。并且发现你的手指在无法抑制的颤抖着。那个人已经收起了杀意,但那种恐惧依然让你无法移动分毫。你还是睁大了眼睛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抱歉。"

他的声音也非常好听。低低的稍微有些冷淡。他蹲下扶着你站起来。

"在别人碰我的时候,会让我条件反射那样做。......吓到你了,对不起。"

"......您这条件反射真是够可怕的。"

终于是解决了一大问题,你终于意识到了他的美貌和你现在的情况。虽然这人莫名其妙的倒在这里十分可疑,但是鉴于你现在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人求助,就只好将目光投向了这个差点吓死你的人身上。

"那个.......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嗯?"

天啦他声音真好听"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他用那双深蓝的眼睛直视着你,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他真好看。你想。

"啊......这边很乱,小姐你应该知道吧。我刚才算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因意外事故受伤.......这样。"

他的语气犹犹豫豫,似乎是有些艰难地组织着自己的措辞。露出一种青年人在社交场合常表现的窘迫。

"哦........"虽然觉得他说的似乎非常危险,并且真实情况应该更危险,但是你仍然选择装作粗神经八这个话题糊弄过去"啊,那么,我叫(------),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显然松了一口气,随即轻轻点头。

"瑞尔斯------我的名字。"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你想。

TBC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