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ABO正剧向]Choice/选择

*正剧向
*ABO设定
*科技/未来
*目前出现的两个名字都是别人帮起的。卒。
*写完这章没下章系列。
*文笔垃圾。卒。一点都没有修文。
*一个智障的新人留。雷茜。



Chapter.1
凛冬的早晨。冰凌挂在高处的屋檐上,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那些把孩子们心勾的没影的晶莹剔透的冰,在早上温吞柔软的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芒。有几个贪玩闹的调皮孩子,也就约莫七八岁的样子,穿着去年和前年一直都穿着的旧棉衣,手中握着细长细长的一根小棍,搬来凳子踮起脚尖的够着那漂亮的固态水。

路旁的古老的小楼没显露出一丝破败,虽然有好几处的墙皮脱落,露出了肮脏的灰色和砖块橙红色的边角,但整体上却干净又整齐。氤氲的白气从某户人家的窗户缝中溜出,一遇到外面寒冷的过分的低温便蓦地消失,但空气依然传播了一种带着清香的食物的味道。

按当地习俗,现在是名为"冬至"的时节。

"哈啊.......真是够冷的。"

黑发的女孩穿着一身长至腿膝盖的黑色羽绒服,脖子上系着棕色格子花纹的围巾,严严实实的把她的脸颊捂住,头上还盯着一顶浅蓝色的针织帽,顶端是一个毛茸茸的毛球,随着她的动作一摆一摆的,看上去可爱极了。

她刚才才从公交车上下来,头顶的太阳没怎么给她温暖,但一眼看上去却让人觉得心情愉快。浅薄的光芒和温暖穿透过云层只留下足够人臆想和期待的温柔,光把她脸上唯一露出的黑色眼睛映的水光盈盈,眼角也染上淡淡的浅金。女孩抬起左手看了看在袖子和手套中挤的没影的手表,低着头思索片刻,睫毛轻轻颤抖几下。她没过多久就再次抬起头,背好自己身上黑色的双肩包就利索的抬脚走向她的目的地。

一所孤儿院。那里的孩子年复一年的穿着旧衣服,在冬天一起围在有年代的火炉旁取暖,那里的房间不大,但布置的非常温馨,墙面上贴着孩子们日常时做的折纸手工。他们穿着别人送给他们的毛衣,将之视如珍宝,年龄稍大的几个女孩会在厨房里帮忙准备早饭,而男孩子们就负责把庭院里的落雪扫开,年龄小些的孩子坐在那间放置着火炉的休息室里窃窃私语,偶尔会听到他们的笑声,甚至有时能听到外来的人们带来的悠扬琴声--------

那女孩就在这里长大。她记得她九岁时一个冬天的日子,对,就是"冬至",有一个笑容温暖的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吉他坐在房间里弹奏一首老歌,他微微的闭着眼睛,身上的信息素是甜蜜又温暖的蜂蜜味,他的身边都盈满了那种清淡又甜美的气味,几乎把整个冬天都融化。当时她就坐在那个少年身边,轻嗅着那种味道,觉得自己几乎马上就要消融在那种让人安心的气息中。她看着那少年的笑容,心中暗暗猜测他是个Beta还是个温柔的过分的Alpha,然后继续看着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傻笑。

后来她被从远方赶来的亲戚接走,便再也没见过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六年后的同一个日子,她又一次踏上这一片土地,再一次明确的接受了她已经失去了她至亲之人的事实,再一次的去找寻那个她曾生活了一年多时光的地方。

脚下的人行道是一如当年的灰色砖块,潮湿的地方依然生长着青苔,有些地方却已经被冰封住,走上去必须小心翼翼的。她心里涌出一种奇异的情感,像是怀念、又像是糅杂着难过的愤怒。她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然后一滴眼泪从她左眼里滑下来,浸湿了她的围巾的边角。她努力的眨眨眼,将眼睛里的湿润催逼回去。

她现在终于站到了那扇门前。铁栅栏的大门锈迹斑斑,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见惯了科技极为发达的地区智能的过分的各种设施,现在她差点忘记了要怎么样把这扇门打开。

"老伯?在吗?"她敲敲门房的窗户,看着里面那个苍老的身影缓慢从桌边走来,然后有些吃力的推开磨砂玻璃窗"能开一下门吗?"

上了年纪的老人打开了大门,带着她先进了门房,"先登记一下,"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顿了顿又说"姑娘,我看你很眼熟啊。"

"啊,是吗,您认得出我吗?"她把围巾向下拉了啦,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我叫夏铭熙,几年前在这里待了一年呢,那时候我才八九岁大。"她说着比划了一下"大概只有这么高,扎着两个小辫子。特别喜欢穿一条蓝色裙子。您记得吗?"

老伯一边咳嗽一边连声应着她,喃喃的说着是,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她脱下手套,在纸张上填写自己的信息。写下自己的名字后,在性别那一栏犹豫了片刻,最后填写了"女性Beta"。她安安静静的微笑,然后充满活力的向老伯挥手告别。

夏铭熙心中突然有种近乡情怯的意思。她站在那扇熟悉的门前不住的颤抖,连敲门的勇气都没有。她听见屋里孩子们的笑声,厨房里浓汤的味道向她鼻子里钻,又惹得她想落泪。她又开始回想起以前。

父亲的手掌,母亲的吻,火焰和血液,然后是温暖的怀抱和安抚的微笑,那个少年清澈的吉他声------她无比怀念。

她伸出手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骤然小了下去,她听见有人从椅子上起来,大概把什么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走向门口,吱吱呀呀的声音中她的眼睛被水雾所蒙上,她又一次,踏足这个曾经给予她温暖的地方。

"啊......请问你是?不,还是先请进来吧。"

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埋在记忆里的声音,和与几年前一样的清新的蜂蜜味。有个孩子跑来拉住她的手,将还在原地站着的她拉入房中"外面很冷的,姐姐。"男孩子的声音有些奶声奶气的"我们正烧着火炉呢。"

她抽了抽鼻头,眨眨眼让视线变得清晰。夏铭熙关上身后的门,将帽子和围巾一同摘下,用潮湿的目光在屋里的人面容上扫视。毫无例外的都是些让她感到陌生又熟悉的脸颊,那些她离开时稚嫩的孩子如今已经稍稍显露出独一份的可爱,她看见一个九岁的女孩脖子上挂着她留下的海螺挂缀,还有一个男孩,穿着她曾穿过的一件米黄色毛衣,拿着她翻阅过无数次的童话书,安安静静的低头阅读着。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女子微笑着招呼她:"请坐吧,"她指了指那边的椅子,"您是来........小铭?"

那双湿润的黑色眼睛望入女子略发黄的眼中,一如当年模样,眼廓依然柔软而流畅,面容比几年前更为娇俏可爱,隐隐的显出少女的青春气息,伴着她浅淡的桂花香的信息素里甚至有些妩媚。夏铭熙哽咽着,却又露出笑容。

"哎,是我,老师。"她带着颤音,走到女子身边,蹲下身看着眉眼间涂抹着憔悴的女人,冰凉的手轻抚上女子的手背。"我,夏铭熙-------我回来了。"

她开始抽泣,眼泪无法抑制的从她眼中涌出,哽咽和呻吟压抑在她的喉中。像是多年累积的疼痛和怀念一同漫延过她的头顶,将她拖拽着拉入冰凉的海水中,咸涩的味道在她的舌尖逐渐融开。

她格外的偏爱甜食,尤其是蜂蜜。用甜蜜的味道来不断自虐的确定自己心中的苦涩,在冷漠和孤独中沉浮时,那种熟悉的温暖的甜味就如同救命稻草,像是她所暗暗恋慕的少年微笑着带她离开深渊。

"哭吧。"女人像是她母亲一般的纵容着她,并不光滑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孩子,哭吧。"

几年后她终于找寻回了归宿之地。她像个孩子,像是当年连死亡都不能清楚的理解的孩子,不知道疼痛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不再醒来,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再次拥抱她,不知道明天的路将要如何行走下去。

最后她请喘着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睛有些红肿,脸上是怪不好意思的羞怯表情。几个不怕生的孩子围在她身边小声安慰着她,甚至拿出自己最珍藏的东西来让她开心一些。她将那些孩子一个个抱入怀中,微笑着说着谢谢和抱歉。"要好好的。"这女孩说"一定要好好的。"

"好啦,夏小姐。"

那人的声音和信息素一样的能安抚人心,音调带着让她心跳加速的温柔缱绻,那只手轻轻按在她肩上。

"已经是早饭的时间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她抬眼,黑色的眼睛望进那双温暖清明﹐充满了希望的焦糖色眼睛。俊秀的青年朝她笑笑,一如五年前的那个凛冬。

"你好,我是斯塔雷(Stalaye),也曾经是这里的一员。"

TBC.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