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瑞尔斯中心/【黎明已至】 ZERO

原瑞吧除夕征文-守约

又名《瑞尔斯和他的N个男人》《请问除夕是什么难道不是背景板吗》《劳克蒙德你绿的和你头发一样》

CP:极度混沌恶。all瑞但是只有劳瑞是实的。
雷盖雷无差/天蛇骨科组

我流ALL瑞

走肾(bu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拉郎的尤瑞劳瑞奥瑞可能还有些朦胧的兄弟情的xxx,xxx和xxx(闭嘴

CP自由心证。我个人偏向劳瑞。

食用说明:世界观:
现代警匪paro/型月的传统FATE设定(但没有圣杯战争)/ABO设定
【车】
现在还没写完【重点】
作者脑子有病系列。
所有人名替换成英文。
……我写着写着被中文尬一脸。

怕你们看不懂我先搞一下对应x
Reles_瑞尔斯
Gaia_盖亚
Ray_雷伊
Cassius_卡修斯
Jeremies_耶里梅斯

食用愉快。

Part zero

前些日子刚下过大雪,就在一个冷的让Gaia都多穿了一件外套的早晨,天空中就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雪花片子大的像是羽毛,透过模糊氤氲的玻璃窗能看见被浅浅一层雪被覆盖着的地面。那时雪还极浅,踩上去能清晰的印出鞋底的花纹,有几个孩子像是不知寒冷似的在社区的院子里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弄出来一个歪歪扭扭的超人的符号。

——那是星期几来着?……好像是星期六,正好是Jeremies不值班Gaia又不上课的日子。向着不良少年发展的Gaia拉着自己品学兼优的发小Ray和同班的Cassius到自己家里浪费生命,就算是Ray坚决反对也没能阻止他拎着三五瓶啤酒仰头就开始吨吨吨的行为。

“他才不会管我。……Ray,好不容易放假了,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扫人兴致——放心、放心,我还是有分寸的。”

Gaia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落在手背上的酒液,嗅了嗅那种微微有些苦涩的味道。那只手宽厚又有力,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少年人的手掌。没被磨损的、充满力量的、依然在生长的手。“坐下来给老子继续。”

“Gaia,你会酒精中毒的。”一直都面无表情的Cassius淡淡的开口,从他的蛋糕中抬起头。

“闭嘴好好吃你的去,冰箱里还有别的。”

寡言少语的少年人看上去心情不错,高高兴兴地闭了嘴进了厨房,在冰箱里翻翻找找,最后在底下找到了一堆高热量的巧克力制品。“噫。”Cassius发出一声短促的感叹音,随便捡出一袋未拆开的巧克力,“你真受欢迎,Gaia。这些全都是别人送的。”

“哈?谁管它啊。随随便便就寄到我家里来,烦死了。”Gaia皱起眉头,一脸不耐,“莫名其妙,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喜欢吃那种东西的都有问题吧。”他咕哝着补上一句。

Ray安静的把滚的到处都是的易拉罐收拾好,又找来抹布把洒出来的酒液擦了干净,动作熟捻的比Gaia更像是住在这里的那个。“有点热,我去开点窗子。”他拎着Gaia没开启的啤酒瓶,向阳台走去。“——你,Gaia。去把你家电视机前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游戏收一收。”

Gaia闷闷的应了一声,在地板上躺了片刻才起身。

Ray打开了窗子,外面的雪花险些要被大风夹着破窗而入,一下子吹在他脸上,冷的Ray半张脸都快麻木了。“……啊,这可要怎么回去啊。”

他侧身,正巧看到Gaia像是什么犬科动物一样在他家沙发底下捞他的游戏,一边还咕哝着什么脏话,露出一片腰背上的皮肤。看着就冷。Ray想,向他走去。

Gaia蹲在客厅正中央捡他新买的游戏,在这时他听到Ray在他旁侧站住,他没抬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从Ray黑色的裤角下到白色短袜间露出的一截皮肤,还有他的踝关节。他听见Ray一直以来都温柔平和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你哥什么时候回来?”

“……嗤,谁知道呢。” Gaia一点都不想提这个话题。

“大哥他很在意你的。只是他——和你一样不善于表达而已。……而且,他也的确非常繁忙。”

“…………”Gaia冷淡的听着Ray的话。“……哈,Ray。话说起来都容易。他是我哥,你不可能比我更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但你的确不明白。”Ray说的很诚恳,“有的事情你的确……” 他的话还没说完。Gaia抓着他的脚踝就往下拉扯,如果不是Ray反应敏捷,他现在可能已经摔坏了肩膀。“——Gaia!你干什么?!”

Gaia一手按住Ray的腿,一手压住他的肩,将他死死地钉在地板上,“别动,”Gaia说,“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应该是把手放在你脖子上的,Ray。”

“因为是你,所以我可以原谅。”他俯下身凑近Ray耳边说,“——别提他。”

“……Gaia。”

“说。”

Ray突然红了脸,“你先放开我,好好说话。”他有些尴尬,眼神飘忽。

“嗯?”Gaia有些迷惑,“怎么了吗。”

“——不,没怎么,继续吧。” 这声音熟悉到让Gaia耳朵生茧子,恨得他牙痒痒。好听又有磁性的声线,有着青年人的独特魅力——有些轻佻的,但不会招致厌恶。可他恨透了这声音。

“你来干什么,Jeremies。我这不收留丧家犬。”他说的毫不客气,头也不回的磨着牙。

“诶呀诶呀,Gaia你能不能拿出一点东道主的大度慷慨来,对你的客人友善一点?有巧克力吗?”

“你这种自找上门的算不上客人。巧克力在冰箱里,吃完就滚。”Gaia起身,顺便拉着Ray坐了起来,继续捡拾他撒了一地的游戏光碟。“……说到底,你哪里来的我家钥匙啊。小心我告你私闯民宅哦。”

“唔唔,知道知道。”那声音含糊的应答,“哎呀——小朋友,你愿不愿意分我一块巧克力?”

“……不愿意。这是Gaia送给我的。”Cassius说的一本正经,似乎把巧克力往他那边拢了拢,在桌子上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就算你和他很熟,我也不认识你!”

Ray帮着Gaia捡起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整的整整齐齐。

“抱歉,”Ray小声说,“……我还是太……”

“嘛嘛,给我一块吧?现在我们也算是认识了吧?”

“——请不要抢这份巧克力!我已经在吃了!”Cassius在桌前大喊,“冰箱冰箱!!请自己去拿!!”

Gaia终于忍不住的转过了头,大吼大叫的对两个甘党发出最后通碟:“闭嘴或者滚!他妈的有病啊!Ray你别拉我!……”


门刚刚关上。

他看见了蓝色。蓝色,你知道吧,就是那种瑞士蓝,还夹带着点银白色,在人群中那样的颜色漂亮的扎眼,尤其是被顶在头上的时候。再配上一张漂亮脸蛋——就是和Gaia的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英俊面孔——走路上都能让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捂着心脏脸红心跳。

大概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颜色和表情了。Gaia的头发是燃烧着的正红色,看着甚至让人觉得热烈过头,再加上那种貌似天生气质所致的性格,神态看上去总是有些不良少年;而那位大眼一看就是那种怀春少女所最喜欢的冷淡类型,眉眼间情绪淡淡,嘴唇抿得直直的,不近人情的模样。那人眼瞳是冰凉清澈的蓝色,就算再怎样的厌恶那种漠然的冷色Gaia也不能否认——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

Gaia现在终于知道Jeremies怎么悄无声息地进了他家的,令人高兴的是他不是撬门进来的,也不算是死皮赖脸的不请自来——也挺好的不是嘛,好容易那家伙有了点脸皮。

……但是坏事大了去了。

“……Gaia。”蓝色的某位这么叫他的名字,讲一个手提包放在沙发上,“给你的。”

他话少到连对弟弟都是惜字如金,刚说完就径直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别磨蹭,Jeremies,”他拍打了一下Jeremies的肩膀,“快点,还有正事。……别和小孩子抢东西。”

话少?……我看是对我话少吧。性格火爆的少年握紧了拳头,皱着眉冷哼一声。“冷静点,Gaia。”Ray在他耳边小声说,“啊、那个,大哥!”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Ray一眼。“怎么了,Ray?”

“就是……嗯,那个、快到新年了,是吧?”Ray有些紧张,笑容也有些僵硬,“你要不要——”

“哎呀快点啦Reles,刚才不是你在催我嘛,快点。”Jeremies推搡着他前行,“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小孩子还是晾在外面自己玩去吧。”

“——您、能不能和我们一起过除夕夜?”

那个英俊的扎眼的男人微微停顿一下,转过头来注视着Ray。让他几乎毛骨悚然,似乎在一瞬间被看透了。“你叫他做什么?!”Gaia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来,那只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力道大得可怕,“我不需要他——”

一声浅浅的笑,在Reles身上发生几乎算是奇迹了。“——好啊。”他扬起好看的眉,冰蓝的眼中甚至带着点笑意。“我会来。”

TBC

排版难受死了。

评论 ( 5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