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瑞尔斯中心/【黎明已至】FOUR

我。
这章没了就没有下章了(。

我甚至想写奥瑞主(……

啊,太喜欢自己设定的奥尔德了(陶醉脸(不是




Part.four

“你要去干什么啊,小子。”绿色长发的男人悠闲的漂浮在空中,只留下一个虚幻的身影,隐隐约约能看来他的身形。“唔,那个银色眼睛的家伙——在现世,算得上是个数一数二的强者,却是个虚伪的家伙。”

“啊还有就是,你那个金发的朋友,身手不错,就是性格有些太柔软了。”

“再说说你弟弟——看得出来是个好苗子,而且是我喜欢的性格。愿不愿意让我来——”

“——闭嘴。”Reles透过镜子盯着他的眼睛,随手捡起身旁的细长架子就直抵那个自言自语了许久的家伙的咽喉,“还有,你少打Gaia的主意。”

“哎呀哎呀,是戳到逆鳞了啊。抱歉抱歉,并无冒犯之意。只是——想教教他一些东西而已。”Lauckmond举起双手,态度随意的致歉,“——嘛,御主,你这样也是打不到我的。”

Reles终于扣上了礼服的最后一枚扣子。

他转过身来。拽着Lauckmond胸前的红色缎带将他从虚幻的半灵子化拽成了实体。

“你穿的什么衣服。”Reles皱皱眉头,“这样的装扮会吓到别人的,刚好这边试衣间里衣服很多,少一件那家伙也不会发现。——挑一件合适的去穿上。”

“唔唔,多谢御主大人的恩赐。”他笑容可掬,眼睛都眯了起来,说出来的话却依然讨人厌,“——嘛,可是这不就像是妻子用丈夫的工资在外面养了个男人一样嘛。这么对待那样的强者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去你妈的。

Reles差点脱口而出。“闭嘴,爱穿不穿。”他恶狠狠地说到,用力的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没系好的领结,“别说什么废话。”

他着一身白色正装,燕尾服是为他量身而做的,贴合着他漂亮的身体曲线。简洁又华丽的花纹和坠饰点缀着他的身躯,看上去优雅又俊朗。的确很漂亮,绿色长发的英灵这么想着,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武装,又褪下其中的常服。Reles这时恰好转过脸来,入眼的便是男人古铜色的身躯,强壮又充满男性魅力的腹肌。啧,他蹙了蹙眉,这家伙——就不能赶紧把衣服穿上吗。

除此之外——是伤疤。从左侧锁骨向下直贯穿到了腹部的伤痕,那是最明显的一条。还有其他细密的伤痕。这之外——在Lauckmond转过身去时,他看见了他背上两道交叉的伤疤。

“……喂。”Reles极少的主动开口,“你……背后的那道伤疤……”

“哦?那个,被我最亲密的友人从后面一刀划下。”他说的轻巧无比。“呣,御主,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别想啦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

“……闭嘴吧我没兴趣。”

这可不是真话——他好奇并且在意,对那吊儿郎当的家伙的过去好奇的难耐。那人轻轻笑一声,动作干脆利索的把衣服穿好。“诶,你们这边的衣服穿起来真方便。”他说。

​​Lauckmond总算把衣服穿好了,他转过身整了整自己的领子,随便的把扣子扣上几颗。Reles正对着镜子打着领结,他的动作顿了一下,向Lauckmond发问:“忘记问了,如果你……灵体化。”他尝试适应这个词语,“这衣服不就……”

​​​“别担心别担心,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这件衣服也会被当作武装消失的。”对方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Reles这时终于看到了他的模样——男人身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装,衬衫只扣着几个扣子,西装只松垮的套在身上,只有裤子还穿的整齐。Reles大声叹了一口气,“站好,别动。”他走上前把Lauckmond随便扣上的扣子一个一个的解开,又整整齐齐的给他扣到最上面的那颗去。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清楚的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身高差距——那家伙几乎高出他一个头。Lauckmond的头发有些轻轻扫过他的脸颊,那触感十分柔软且真实。他抬起头为他整理领子时正巧撞上Lauckmond偏着头看他的目光,他的注视极其安静专注,认认真真的凝视着Reles的脸颊。

​​​他的心脏漏过一拍。那目光中蕴含的东西让他觉得难以理解,却又下意识的觉得心惊。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目光——就好像是被凶兽盯上一般的毛骨悚然,但是那凶兽却没有丝毫的恶意,只安安静静的扫视着你,像是在判断你是否有资格成为他的盘中餐。

​​​Reles和那双眼对视了几秒。他很快转过眼去,并且用手推着Lauckmond的下巴,“你看什么,别乱动。”是热的,并且还能感受到呼吸的起伏和心脏的跳动。他意识到。                                                        

​​​他听见对方的轻笑声。“别再把它解开,”他警告一般的说,“我去找一条领带来。”

​​​Lauckmond安分的应答。Reles很快就挑来了一条深紫色的领带,“……你好好看着,别想着我还会再帮你系。”“是是,知道了,Master。”Reles很快就把领带打好了,他正想后退一步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却被对方一把抱住,向前拉扯。“……你想干什么。放手。”

​​​“Master,我觉得……魔力有点紧缺。”

​​​Lauckmond埋在他肩窝处低语,眩晕一般的摇晃起来。“维持实体化有些困难,而且再这样下去我会消失的。……Master。”

​​​“你消失……啧,怎么做?”

​​​Lauckmond发出一声短促的吸气声,“怎么说……嗯,体液交换。……冒犯了,御主大人。”

​​​他吻了Reles。不、说是吻也不合适,他直接用舌撬开了他御主的嘴唇,长驱直入,掠夺蕴含着魔力的“体液”。Reles还没反应过来那句“体液交换”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被粗暴的入侵了口腔。他推拒,却又突然明白了这只是一种维持他的Servant存活于世的途径。说实话,刚才他甚至就要脱口而出——“你消失才是省去了大麻烦。”这种伤人话。

​​​虽然不怎么喜欢这家伙,但好歹是自己搞出来的东西,再说,他也是帮了大忙的。……说到底,怎么可能看着某个人(也许算不上人)就轻易的消失啊。

​​​他半推半就的接受了这个吻。

​​​“非常感谢——御主你的魔力量很足呢。只是唾液交换就足够我再维持上一天的实体化了。……嘛,我觉得我还是先消失比较好?”

的确,现在Reles心情糟糕的可能想让他就地去世——“哎呀,一个没忍住,把御主大人的嘴唇咬破了。”——但他还是阴沉着脸叫住了Lauckmond,“……等一下。头发还没扎。”

在给他的英灵扎头发的过程中他是怀着把他拔成秃子的心态这么做的。其中伴随着那家伙大声喊疼和求饶的声音。“……御主大人,您真是小心眼。”

​​​​​​​​​Reles冷冷的说:“我还可以更小心眼一点。”

​​​Lauckmond闭嘴了。

​​​很快就到了他们那天他们所说的【晚上八点】,他们到达圣光区礼堂——这地方说不上是礼堂,它只能算是圣光区的社会名流和商界巨头用来开宴会的社交场所。让Reles非常惊讶的就是Order竟然提出了让他一起跟去的提议。说到底他才刚潜入不久,就算是有……床伴这样的关系,但也太过信任他了吧?最后他只能将它判定为只是一场不怎么重要的社交活动。

​​​更让人难受的是Order让他开着车。和这位危险人物坐一辆车都已经是他想不到的了,还要掌握着方向盘——他未免心太大了吧。Reles暗自吐槽,但仍然稳稳的开着车,他感觉到旁边副驾上的【教父】若有若无的目光不断落在他身上,又移向窗外。而他那个不让人省心的Servant则灵体化坐在后座,没个什么事就稍稍实体化,让他能从后视镜中看到一层浅浅的轮廓。[妈的智障。]他除了这种想法之外没有什么想说的。[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终于结束了这场令他窒息的短途旅行。他几乎是冲着下的车,转到车的另一侧为Order拉开车门,尽力的表现的像是一个合格尽职的随从。

“你不需要这样做。”银白色眼睛的男人笑容温和,按住了他扶着车门的手。“我只是想带你看看这个世界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

​​​​​​“……我觉得有必要,【Godfather】。”

​​​Reles做出局促的模样,事实上他的确十分局促。“好吧,如你所愿。”Order放开手,微笑着走下车,Reles则迅速的关闭车门,让侍者将车开去停车场。他跟上Order的脚步,又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你真谨慎。”他轻声说。

​​​“这没办法。”Reles嘀咕。

金碧辉煌的大厅。华丽的装潢和璀璨的吊顶灯,能映出人像的光滑地面,穿着打扮的高雅端庄的男男女女——omega的数量多的惊人。当然这可不是Reles能看出来的,但根据后来的记录来看,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见过omega数量最多的一次。

​​​​​​“……Reles,我觉得你似乎并不愿意和我表现的……太过亲密?”Order在正门前停下脚步,轻声问道。

​​​“不,我只是……”

“我知道你有什么样的顾虑,我也能够理解。虽然让我有些遗憾不能将你介绍给我的友人,但是——”Order转过身,牵起他的一只手,轻吻一下便迅速放下,“——玩得愉快。你可以自己行动了。”

​​​​​​Reles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Order已经自己推开了那扇门,走入了那个盛大的宴会中。Reles想起来自己对【教父】的第一印象,[彬彬有礼、温和又宽容。]甚至温柔。……甚至温柔。

​​​【Master——快进去吧。】Lauckmond在他耳边低语,【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踩在地面上了。】

​​​他走进那一片他未曾踏足的世界。

Lauckmond高兴地吹了声口哨,差点就当着几百人的面实体化。“你再等一等。”Reles小声说,“去卫生间那边没人的地方。”

​​​​​​他离开前向Order那边看去,许多曾经在B级档案中记录下来的面孔出现在Order身边,脸上无一不带着谄媚的笑容。【真是可怕。】他转过眼,【……那个男人。】

“你能找到Renault吗。”Reles在无人的走廊上发问,“——当然可以。说真的,过了前面那个拐角就能看见他了。”

​​​​​​果然——Renault一身侍者打扮,金色的半长发在后脑半束,手中托着几个高脚酒杯。显然他没有看到Reles。他快步走上前去,用力的撞上Renault,那些酒液全部洒在他的身上,甚至有些都溅到了他的脸上。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许多人的目光都向他这边汇集,“——你长不长眼?!这衣服可是新订做的,你他妈赔的起吗?!”

​​​Renault明显非常惊讶在这里看到他,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对不起先生,请和我来更衣室,我会为您先准备好干净的衣服。”

​​​——计划完美。

​​​进了房间后Renault很快便反锁了房门,一边为他寻找合适的衣物一边询问,“什么情况?潜入后得到什么情报了吗?还有、你怎样……!”

Reles前襟那一片已经完全湿透了。湿答答的黏在一起,他只得把最里面的衣物也脱了下来——露出一身红痕。

​​​​​​“……Reles。”Renault的表情晦涩,让Reles一时半会无法完全解读他的意思,“你这是……。……对不起。我就不该同意让你去的。”

​​​“……别说这种丧气话,”Reles反倒是毫不在意的模样,接过毛巾擦干身体后迅速穿上了衣服。“你做不了这种潜入任务,就你那一脸浩然正气,连夜店都会把你往外头赶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是要付出代价才能有所收获嘛。”他走上前拥抱他的友人,大他一岁的兄长,“你难不成会想让我安慰你?别做梦了Renault。”他笑着把话题带过。

​​​在双方经历过简洁迅速的情报交换后,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这是我换衣服用时最长的一次了。”Reles说,他向门口走去,在即将开门的瞬间停了下来,“对了,给你介绍一下Lauckmond——你应该见过了。是个可以信任的家伙。很烦就是了。”

​​​“嗨。小子,又见面啦。”Lauckmond突然出现在Renault身后本来空无一人的地方上,把金发青年惊的后退一步,“是你!你从哪里出来的!”

​​​“从以太粒子里出来的。”Lauckmond开玩笑一般的耍弄着Renault,在他面前表演着出现又消失的戏码,最后维持在半灵体化漂在空中。“别担心,Renault。他是……是我弄出来的。……你就把他当做一个孤魂野鬼吧。”

“真是过分的发言,御主大人。”Lauckmond叹息道,“明明在下都帮了那么多忙了,竟然还是被当做孤魂野鬼对待。”

​​​​​​“你快闭嘴吧。”Reles挥了挥手,“——不要跟着我,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Lauckmond听到这话后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再见,Master。以及……相处愉快,金发的小子。”

TBC​​​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