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瑞尔斯中心/【黎明已至】THREE

由于马上开学

所以

我靠

CP:劳瑞




Part.three

怎么干掉Order,这是一个问题。

在清理时又被拉着做了一遍又一遍的Reles生无可恋地思索着。终于是逼退了某位精力好过头的教父先生之后,他坐在浴缸里如是想。

说真的,被他人——一个他初次见面的家伙——就这样侵犯,互相蚕食,真是一件恶心的事情。不甘、厌恨、敌视,他对于Order的态度坏到了极点。宰了吧。他咬住自己的指骨思索,啊啊,宰了吧。

也许就是因为那一刻他的情绪不满到了极点,才会引发后续一系列的糟糕事件吧。浴室里的灯突然变得时明时暗,而浴缸周围又有着一种轻微的振动。

——难不成要地震吗?……真是晦气。

Reles正从浴缸中站起来时,头顶的灯突然灭了,只余留一些浅浅的烧焦一般的黄色。但有什么东西代替了灯光,在狭小的浴室中大放光芒。

纯蓝色的气团在浴室里打着旋。Reles下意识的寻找能够算得上武器的东西,绷紧了身体等待那光团熄灭。

“嘛、Servant Saber,应召前来。我问你——你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复古的服装、异域风情的面容、像是咏唱一般的语调。

墨绿色的眼瞳和深绿的柔软蜷曲的长发。如同画卷上走出的人物正勾着一抹笑,打量的凝视着Reles——满身红痕,一脸绯红的Reles。

“嗤,我是不是来的时间地点不太对?——Master。”绿色长发的男人不屑的扬起笑容。“不过——契约完成。”

“——你他妈是个什么玩意。”Reles恼怒的盯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自说自话的家伙。“什么契约?”

“嘛,就是一个我尊您为主、您把我当工具使的肮脏关系。虽然蛮想给您解释清楚的,”那个绿色长发的男人凑近他耳畔低语,“不过——似乎有什么人要来了,容我先消失一会。”

外面响起了平稳的脚步声。那个男人发亮的绿眸眨了眨,撩起Reles的一缕发丝吻了吻,“需要时就召唤我,我会一直看着您的。”

“啊,Reles?”Order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男人就那样凭空消失了。Reles还没反应过来,但也意识到现在不是一个发呆的好时机。“——唔,好像是灯坏了。没事,我马上出来。”他应声。

莫名其妙……到底是什么?!

他收拾好情绪,穿上了睡衣,带着一丝尴尬的表情眼神飘忽的走出浴室。Order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听到了声响,抬头询声望去。英俊高大的青年正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短发,眼神到处移动就是不敢看向他的方向。真可爱,他在心中暗想,如果说出来说不定会恼羞成怒吧。“过来吧,Reles。坐到我这边来。”

银色眼睛的男人自觉的过头,在Reles坐下后就枕在了他的腿上。这样的姿势让Reles有些僵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放轻松,Reles。”Order闭着眼说,“唔,你之前说的那批[货],我会接手的。……唔,不过,要不要留在我这里?”

——留在这里!Reles心中暗喜,若是能留在这里,【教父】的相关资料都能够慢慢找到,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其他的突破,他一时间心情无比雀跃,“——如果我可以的话,”他说,“愿意为您效劳。”


Reles失联了快一周了。

自从他被带去了郊区的别墅后,就再也没有接到他的消息。Renault依然在那附近侦查探索,但却始终没有进展。他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又是否安全,或者说是不是已经……不、别想了。金发青年这么告诫自己,他会没事的。

——有人!

Renault在察觉到身后的气息后第一时间翻身跳开,却并未在那里发现什么东西。不是错觉,他咬牙,的的确确有人站在那里。他掏出手枪。

——指向身后的方向,却被一把打掉了手中的枪械。着装奇特的绿发男子正抱着臂瞅着他。“不错啊,小子。”Renault摆出防备的架势来,紧盯着面前的不明人物。“你是谁?!”

“我?我是我御主的仆从,来此只是为了传达御主的一句话,——【明晚八点,圣光区礼堂。】”

“你的御主……是Reles吗?”

“谁知道啊,不过——那个虚伪的男人倒是这么称呼他的。”

“——谁?!”

那人已经消失了。

现在除了放手一搏也没有办法了。Renault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掌心。他到底如何已经无法得知,那个男人又是什么立场也模糊不清,但是这是最后的线索了。

【报告。得到新的消息——教父下次出现时间地点,明晚八点,圣光区礼堂。】



“唔,还真是个有趣的小子啊。”

绿色长发的男子半阖着眼靠着庭院中的大树假寐了起来。

憎恶和敌视、无奈与怜惜、决绝和缱绻。从那个青年的梦境中传达而来。绿发的男人站在那片深蓝色的梦境中,看着远方浅浅的天际线,踩着脚下的海浪,惬意的在他人的梦境中度假——啊啊、那小子的梦真是舒服。他卸下武装,只穿着柔软的布衣,躺在那片海上。远处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在他身边逐渐的停下。一个年幼的男孩安静的盯着他的脸看——那孩子长的和他的御主一模一样,只是看着就比御主那张冷脸可爱的多。“哟,小子。你好啊。”他说。

“你是谁?”发问的却是突然坐在他身边的少年人,英气的眉眼间满是热情,“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

绿发的男人唔唔应答了一声,“我——哎呀,你可以叫我Lauckmond。”

“——Lauckmond?”男孩呼唤了他的名字,“你为什么在这里?”声音奶声奶气的。

因为我是你的仆人——他没说这话,而是眯着眼,笑了笑,“你真可爱。”他用手指蹭了蹭男孩的脸颊,“我猜你叫Reles,是不是?”

Reles所面对的则是完全不同于他的英灵所感受到的平和的环境之中。

——他睁开眼就是一片血污。

惨叫声、呻吟声、哭泣声、哀嚎声。他站在战场的中央,听见了整个世界的哀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Reles无法辨别身边的环境,只能听见不断的有孩子在他身边哭泣又消失了声息;不断的有母亲在他身边的惨叫又归于了沉默。有无数双手像他伸出,他却只能触碰到虚无的幻影。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的战役了。去把我的剑拿来。”

这声音在这一片痛苦混乱中清晰的响起,就如同耳语一般让他感到无比诧异。本来只能看到残破的图景的迷雾终于散去——他看见了那个男人。

绿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眼角涂着深色的颜料,就像是祭祀时的妆容。他脸上有一处划痕,正向外渗着血液。——毫无那个自称他的【Servant】的轻佻和傲慢。那个男人目光郑重,声音沙哑,穿着异域的服装,身上的护甲已经破碎了大半,右臂上有一条深可见骨的伤痕。但他仍然在挥舞着长剑战斗。“——别废话。去拿来。”

柔和的光芒在他身上闪耀。他身上的一切伤痕都凭空的褪去,似乎精力再次充满他的身体。

“——哈哈哈哈,终于有再次用到你的时候了。老伙计。”

他接过一把花纹繁复的长剑,在手中轻轻的翻动。“是时候了。”Reles听见他轻不可闻的自语,“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帝国的辉煌未陨,
胜利的光辉不灭——”

“——Limited  Domain!”

那个人的眼眸——Reles的心狂跳起来——是英雄的眼睛。怀有着冷静和近乎可怕的意志,无法改变的灵魂。

【想知道我的名字吗,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名为——】

【我会为这个国家奉献上一切,以我之名——起誓。】

【我会终结这场战争,这毋庸置疑。】

【当然了——只要必要,我就会再次拿起那把剑。我会用我的名字去呼唤他,而他也必将回应我的召唤。】

“——以此身之名起誓。”

“吾名——Lauckmond。”      

​​​            
Reles看到了那样耀眼的、足以改变一场战争、一个国家、一段历史、一个纪元的光辉英雄。

“——怎么样呢,我的Master?”

他睁开眼时,正巧看到那张属于英雄的面容,凑在他脸颊庞侧,细数他睫毛的数量。

“午安,御主大人。”

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不,Lauckmond,这样对他说。脸上扬着一个灿烂的过头的笑容。

“您的童年时期,真是比您现在要可爱的多了。”

TBC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