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心尾】即时约会☆

之前没有写完的那篇。

很垃圾的短篇产物。

现pa高中生设定。双向单箭头操作。

说是心尾实际上你会发现这篇里面基本上是没有心操正脸的【【???

说是即时约会实际上都是约会前发生的事情【。







“……啊,这里吗……”


“……但是怎么说,真是相当的……”


……心情微妙啊。


在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中输掉的尾白,被强制的要求了“给手机上第一个联系人打电话邀约”这样的事情——说实话真的很难办,他的手机上人数寥寥,本想给自己的家人打个电话最后却又被同伴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那样多没意思!”


除过那些,手机上第一位联系人便是叶隐透。但正好就在场的她被毫不留情地pass掉了,小姑娘本人看上去倒是没什么,甚至可能还有点兴奋,“去约他吧!”透喊着,“好不容易的机会呢,去约喜欢的人吧!”


当即就被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围攻起来,按在地面上严刑逼供。“谁啊”“长什么样子”“是学校里的吗”“欧派大吗”各种各样的问题铺天盖地涌来,尾白只是严守底线绝不开口,脸上一片不好意思的绯红,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打了过去。


漫长的等待时间。


比起尾白自己,也许上鸣和峰田要更为紧张一些。嘀、嘀、嘀。电话响了三声,被人接通。


尾白?那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含糊,像是刚睡醒一般,听上去略带些沙哑。噢噢噢难不成是性感大姐姐吗——峰田已经叫了出声,上鸣却有些纳闷,这声音可真是让人熟悉啊……。


怎么了?半天听不见尾白的回应,对面又问了起来,有什么事情吗?


啊、那个、就是、怎么说呢、就……稍微的……


尾白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才接着说:……周末有空吗,我想约你出去……


去、去干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啊。但是嘴巴自己就动了起来,凌乱的音节一个个地往外蹦。……去公园转转,上次你说过的那个。


嗯。低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听上去莫名的温柔。好。他听见这样的答复,就周六的早上……八点吧,如何?


通话结束。


纯情小男孩尾白已经一脸正经地把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了,正襟危坐地面对一圈充满好奇与兴奋的眼睛。


“容我拒绝。”他坚定地说,“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作为听完了尾白通话全程的唯二人物,上鸣和峰田的表情却是相当的微妙。“嘛……怎么说,真是奇怪啊。”上鸣挠了挠头,“感觉应该是个听过的声音,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个女生的声音……”


“听上去是个成熟性感的大姐姐,但是怎么都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啊……”峰田摩挲着下巴,仔细回想着听到的声音,“哪里怪怪的。”


“你们究竟是想要怎么样啊!为什么一个个被我都关心这件事情!!”


涨红了双颊、终于到达了忍耐极限的尾白终于大喊出来,单手捂着脸颊,指缝间是绯红的皮肤,“话说就、不能继续玩了吗!?!非、非得盯着这一件事情吗?!”


被朋友玩♂弄到面红耳赤、无话可说的尾白最终选择在沉默之中爆发,抄起放在桌边的书包就往门外跑,留下一个男子组三千米跑三年连冠的潇洒背影……不、也许相当的狼狈?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羞耻play啊。


走在路上的尾白又一次接到了一通电话,接通后响起的便是峰田口中“性感大姐姐”的平稳声音:


“话说那个,刚才是在做游戏吗?”


尾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样突如其来的话语堵住了所有的说辞。那边人的声音的确 好听又磁性,却绝对不是什么女性的声线。低沉平淡的少年人的声线轻轻刮擦着他的耳膜,温柔缱绻的让尾白手足无措。“……什……”他的话卡在口腔里,本想反驳,却又失去了勇气。


“啊。”那个他想念过许多次的声音这么说着,“果然是啊。”


像是羽毛一般柔软又让人疼痛的宣判。


相互决定彼此的命运一般地期待着对方的回答,最后却是以这样的情况收尾吗……?


“……不、不是的!”尾白急匆匆地解释道,“刚才我们的确是在做游戏……我也确实是被要求了要向某个人发出邀请……但是……”


“我……发自真心的想要……想要……”


想要干什么?


尾白再一次哑口无言。


某些不可告人的隐秘念头盘踞在脑海中,却是半天都无法从口中吐出一星半点的字句。那些沉寂许久的感觉和欲望都在此刻怯懦的退缩,连抬起头祈求原谅的勇气都没有。他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呢?令人疼痛的触感从指尖开始滋生,手心中满是冰凉的汗液,手掌颤抖着都快握不住手中的东西。他甚至开始埋怨起非要他执行这样任务的朋友了——也许本来不用这么难看的——也许……。


“……我……”


“我来吧。”


干涩得声音刚刚有勇气吐出“对不起”三个字的雏形,就被对面的人突兀地打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来邀请你好了,尾白。”


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他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上一秒颠覆了你的世界,把头顶悬挂的太阳换成昏暗的烛火,却又在下一瞬把它整个的翻转过来,然后你又看到你的世界,天清气朗,樱花烂漫。


尾白高兴地几乎要大喊出来,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将自己的全部情感都和另一个人的一言一行绑定在一起,就像是个处于幻想中的小女孩。


“好……!”他按捺不住自己兴奋的语气,笑声逸散在周身的气流之中,“说定了!”


………………

………………

………………


……虽然说答应的时候干脆又帅气,甚至还有一点得意忘形,但是真正的走到这一步的时候还真是相当的令人紧张啊……。


穿着米白色T恤和浅金色卫衣的某雄英高校男子高中生,在一个人生中万分重要的时刻,突然地犯起了怂。


现在走掉算什么啊明明都已经来了……呜哇真是莫名的担心接下来的事情……。


穿着清爽简单的日常服,相当不清爽地蜷缩在约会地点旁边的尾白口中小声地还说着些什么,手指在自己的短发之间滑动。“……真是微妙。”他自语,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又很快的放开,脸上展露出来笑容却暗含苦涩。“……分明是喜欢的人,却是以朋友为名……”


“……如果不是朋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啊。”


“——!?!”


猛地站起身,尾白险些摔倒在原地。在未曾注意的时刻,期待已久又畏惧已久的人突然出现,从容地拉住他的手臂防止他向后摔倒。


心操人使穿着一件浅灰色的连帽衫,满眼笑意地站在他面前。他慢条斯理地整了整尾白的衣襟,手指暧昧温柔地划过他的肩膀。


“诶。比起考虑那些——我说,开始约会吧?”


“无论是你还是我,应该都相当期待的吧,尾白?” 



【一个非常仓促的收尾。】

评论 ( 10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