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心尾】屠龙者

虽然十分的影响阅读,但是我还是吧废话放在前面说了吧。

这是一个西幻架空paro。大概就有稀少的魔幻元素和浓重的传奇风格。【什么】

探索者心操x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可爱的尾白【年下且年龄操作】

【名字使用罗马音】



是少年人探索过往,追寻历史和梦想的故事。

追寻着书籍中龙之歌所描绘的土地的少年,终于,在这个地方遇到了命运——










【也许有一天,这个世界将会被人们遗忘。历史成为传说,颂歌不断赞美苍白脆弱的幻影,但是我不在乎。】

【我所追逐着的那个人、我所炽热的爱着的这片土地,即便最终只有我一个人记得,我也会让那个故事永远的流传。】









Part.0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大陆上曾出现过一头巨龙。”


“那头巨龙长相凶猛丑陋,非常庞大,身长足有四百米。他浑身上下都长着深红色的鳞片,头顶上一堆尖锐如利刃的犄角,口中还能喷出火焰来。它突然地出现,祸乱世间。”


“仅仅是三个夜晚,它就毁灭掉了一整个城市。”


“再经过七个夜晚,它就毁灭了一个国家。”


“赤红色的巨龙毫不知收敛,它不分昼夜的喷射出火焰,从不停歇。巨龙不进食、不饮水,也不休眠,它彻夜地长鸣长啸,毁坏了大片的土地和森林。”


“它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毁灭了最邻近的那几个国家。就连现在的帝国——在那个时候还不是——的部分国土,也受到了侵损。”


“于是人们开始迁移。”


“西方的人们收拾好自己的行装,带着妻子、父母、子女离去,连遗留在家中的金银都来不及带上,就匆匆离开。”


“这样的日子不断变迁,在三年之后,西方广袤的临海的土地,都变成了巨龙以及魔物滋长的乐土。”


“瘟疫在那片土地上不断蔓延。吟游诗人都开始绕着那片土地旅行,但是仍有一些无所畏惧的勇者,深入那片土地探索。”


“那里有什么呢?”


“没有人回来,但是却又有一些零碎的资料流入人们的眼中。”


“那些故事中讲述了那巨龙的凶残与暴力。吟游诗人看着无数的生命死在他的火焰之中,看着无数的房屋变成废墟,看着无数的森林变成一把大火。”


“但是现在都没人能绘出巨龙的真实模样。即便有那么多的英雄勇者前赴后继地向它奔去。……去往死亡。”


“后来巨龙独自飞向了一座岛屿,在那座岛屿上独自生活了将近十年时间。”


“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勇士出现了。”


“勇士有着一头浅金色的发,有力的臂膀和精湛的剑术。比起这些——最为重要的是,这位勇士与其他的所有的勇者都不相同,他拥有无可比拟的勇气和纯洁的灵魂。”


“这位勇士——传言他是某个被毁灭的王国的王子——只拿着一把木质的长剑和一把匕首,就义无反顾地奔向那片土地。”


“具体的细节也无从得知,但是结果却是一目了然的:勇者成为了英雄,最终用那把匕首刺穿了巨龙的心脏……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的确做到了。”


“英雄穿越过那片空旷的荒原,穿越过焦黑的森林,带着龙的犄角回到人们的视线之中,他浑身上下都被龙的鲜血所淋湿,疲倦又坚定的、站在第一缕晨曦之中,向人们宣告。”


“【恐惧已去,自由于此!】”












Part.1


青灰色的地面和浅浅的黯淡的夕阳的光辉,少女清脆甜美的叫卖声和孩童嬉戏打闹的身影,甜蜜的、如同蜂蜜一般四溢的食物的芬芳,一同涌现、不断流转变化,构成一条温柔又热闹的小街。Shinso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愣愣地站立在原地,穿着一身探索者的衣服,在此处显得格格不入。


好奇的、探索的、友善的,各种各样的目光不断地扫射过他,最后又毫不犹豫的收回。在这里的所有居民都未曾对这个外乡前来的探险者抱有恶意和过分的好奇,毫不在意也毫不担心,只是一如既往的做着自己手头的活计。Shinso还是没转过弯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迷惑和惊讶。龙之歌——龙之歌。他脑子里还想着这个名词,还惴惴不安地等待自己接下来要面临的一切危险和恶意,却就是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副图景。美好的画面,温柔的街道,友善的微笑。


那片……在《大陆纪年》中,被形容为“饱受痛苦、疮痍满目、生灵涂炭”的地方。


这里比他的家乡——王都——都要美好更多。


“……真奇怪。”


【在我第一次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我甚至以为我走错了路。那个地方温柔美好,和我想象的那片土地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哭泣、痛苦,没有鲜血,孩子身上保留着无限的趋于原始的勇敢和善良,成人则是怀着温柔和质朴的心灵,我从未质疑过《大陆纪年》上的文字,却在那一瞬间开始怀疑——我所坚信的曾经,究竟是历史还是传说?】


还只能被称作是孩子和男人的过渡期之间的年轻人,局促的动了动自己的双手,将衣领稍稍向上提起,遮住小半张面容。“比起这个……”他低语,声音掩埋于深色的衣领之下。Shinso将背包从背后取下,在靠着街边的位置蹲下了身,在其中翻翻找找,最终拿出一张保持完好的地图。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想,从腰间的袋子中摸索出一支短短的铅笔,在地图上做出了一处标记。


他低下头认真地分辨着手中的文字和图像,勉勉强强地认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曾经的峡谷的入口,距离恐惧盘踞之地最近的小镇。相当令人惊讶的是,它至今仍然是一座小镇。


【仅仅度过了一百多年的时间,人们就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地方。再次开垦土地,再次建筑房屋,再次生起炊烟,再次生活定居。算得上是相当的奇迹,相当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从恐惧散去直到此刻,已经度过了将近五百多年的时间,没有人再会将过去祖辈的痛苦与不幸、荣光与勋章再继续铭刻着,偶尔的回想也只有童年里模糊的讲述的笼统的印象,比起外界的人,也许他们本地居民要更为相信曾经的历史,仅仅是用来愚弄世人的“传说”。】


【……但是我不相信。】


Shinso收起手中的地图,小心翼翼地把它塞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即便现在他就想要去一探究竟,他仍然需要一张床来让他在十几天的奔波后稍稍休憩。


此时,还是先找到落脚之地更为重要。


年轻的探索者低调地用衣物遮住大半张脸,将凌乱的头发压在帽子之下,对于他来说有些过分困难了。勉勉强强地将头发压在浅灰色的帽子中,终于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显眼刺目,Shinso收起自己的背包,单手插在衣兜中,不紧不慢地向前行走。


远山的森林、河谷以及神秘的山岭和断崖,逐渐地消散于他的视野中,被灰蓝色苍茫的夜幕所笼罩。黄昏模糊了白天和夜晚的界限,但是灯火重燃,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透过模糊氤氲道德玻璃窗和最后一线晚霞共同的燃烧。Shinso行进了将近一个多钟头,在路途之中不断地询问着所遇见的长者和孩童何处有可以让远途旅人落脚之地,他们展露出微笑,手指指向了小镇的西侧——离森林最接近的一侧。


“冒险者最热衷于栖息在那个地方,也许你会找到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


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么说道,浑浊的灰色眼睛中是如同云霞一般温柔的慈爱,他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又温和,“每年六七月份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年轻人——像你一样——来到这个地方。探索自己坚信不疑的传说故事。”


“……不,”Shinso抬起头,接过老人递给他的一块冷面包,“谢谢您,”他说,然后展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相信那是历史。”


“这世界上……”


老人的话并未说完,便打住了话头。他露出微妙又无奈的眼神,只是纵容一般地摇了摇头。“这地方很美,”老人说,手指摸索着路边坚硬冰冷的石块,“也许你还会找到比故事更动人的东西。”


山川、河流、高山、峡谷。蜿蜒曲折的溪流和一望无际的平原,广袤的土地和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夏日的夜晚从来都无法安宁,Shinso听到树林中传来的有规律的蝉鸣之声,倏忽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时光。曾向往的沙丘和田野,与友人一同嬉戏的池塘,倒映着美好与纯洁的世界,就和这个地方、一模一样的让人心动——


“是的。”他低语,“这里……”


【——这里是我梦想起源之地。】


文字和情绪总是隔着难以逾越的距离,无论多少的赞歌、多少的史诗、多少炽热滚烫的文字,都没有办法表达那种宿命一般的热爱与期待。


巨龙、杀戮、鲜血。

英雄、希望、星辉。


这片土地,所赠予他的一切——




路途还很遥远。


匆忙告别了为他指路的老人,Shinso再一次赶起路来。距离他所说的酒馆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西方的光线已经变得昏暗迷蒙起来,他曾经观看过落日的整个过程,看见那金色的火轮如何从山的顶尖迅速的向下坠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让黑暗吞噬人间。“糟糕……”他懊恼地说道,又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最好能……”


在暗夜中疾行的旅人将手臂背在身后,艰难的辨认着黑暗中低矮的房屋和摇曳的光晕。温暖和美好是属于这个小镇的独有标志,但与他这个外人却并无太大关联。他想,却很快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在黑暗又逼仄的小巷之中,探索者摸索着年代久远的墙壁,心中正懊恼自己没带上一丝光火时,从前方的转角闪烁起了温柔的、浅色的灯光——


他堪堪停住自己的脚步,才避免了与巷口的人相撞的结果。“抱歉,”趔趄着走了几步后,他稳住了自己的步伐,听到的便是清爽温和的声音,用温柔的语气向他道歉,“突然出现,吓到你了吗?孩子。”


Shinso还没来得及抬头,正专注于捡起自己散落在地的东西。孩子?他心中嗤笑一声,虽然还没能看清那人的面容,单只听那声音便能知道他绝非是能成为自己长辈的年龄。想对的,那种诚恳又关切的声音也稍微的冲淡了心中的不喜,他只抬眼望去,看到的便是一个猎户打扮的成年男子,身后还背着箭矢和短刀。他一头金发,身材算不上高大,但匀称而健壮,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是充满力量的肌肉和一些细小的新伤。“……不……”Shinso听到自己低哑的声音,“是我的问题。”


男人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的模样,但却有一种相当沉稳内敛的气质。若是忽视掉他的外表,的确有所谓【长辈】的风范。一头短短的金发,看上去相当的利落清爽;眼睛不大,但是颜色却相当纯正;整体看上去是个相当【普通】之人,却意外的……


【……那个人,在我第一次与他相遇时,就让我觉得他有些无法言明神秘特质。】


他握上那人伸出来的手,触碰到那片温热干燥的皮肤,奇妙的感觉涌上胸腔,他一时竟不知缘由。


“我叫Ojiro,是这个镇子的一个居民。”男人说,笑容温和明亮,“看你这样子,大概是要去西边的酒馆吧?”


“……是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我送你去吧。”


无数的光点在他眼中闪烁着,让那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浅色的灯火下那人温柔的脸庞让远行的少年格外的沉沦,几乎就要陷在其中。难以得到的温暖,在这个远离世界的地方如星星之火,燃烧不尽。


【我几乎——】


“……好。”


他听到自己的回答。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