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心尾】Together【5/完结】

写完了。要死。

我爱尾白,尾白使我快乐。

这篇本来之前的名字是【两个人】这种充满了傻叉味道的谜之题目。

发的时候一时情急那我就把它翻译成英语增加高端值【。

写完了我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搞尾白了

虽说巨OOC但是希望可以让大家喜欢

谢谢给我留评小心心大拇指的各位www新入坑请多指教啦

想要同好。疯狂暗示.jpg

【第一句谜之日语是“耀眼”第二句是“喜欢”,谢谢度娘提供帮助】


有一句废话一定要讲。尾白的笑容。就是。怎么说。之前看到的心尾向短漫就。就他妈。一箭射入心脏。我想大家都能理解。




11-12




——







11


夜晚的景色的确美丽。


清凉的晚风之中带着从江面上传来的湿气,混杂着星星点点的芬芳,类似于泥土、类似于青草、类似于松柏。两个高中生安安静静得趴在江边的栏杆上,之间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尾白的胳膊就搭在被磨损的早就褪色的灰色栏杆上,身体前倾,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上面。心操则是背靠着它,并未看向江面,目光漫无目的的扫向路灯。


灯光昏暗。像是烛火一般呈现着暗黄色的光泽,吸引着几只体积微小的飞虫。


在这里倒是听得到蝉鸣的声响。心操的余光瞥向尾白的尾巴,再继续向上迁移,掠过他的校服外套和圈起来的袖口、外露的小臂,直到他的侧脸。


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温柔。


他的侧脸在微弱的灯光下变得朦胧模糊,却愈发生动真实。


“……很漂亮,心操。”他听见他这么说,细碎的声音从唇角溢出,最后连成完整的语句。尾白猿夫转过头来,黑色的眼睛中带着少年人直白的热情与喜爱,朝气和梦想。“……嗯,是很漂亮。”心操人使低声应答,却并未看向平静的江面,再美好不过了。他在心中叹息。


“今天天气不错呢,夜晚的时候能看到许多星星。”尾白抬起头,于是无数星光落入他眼中,“一颗一颗的在天空中闪耀着,非常漂亮。……如果是叶隐在这里的话,也许会有更生动活泼的词语去形容这样的夜晚,”他说,“真的很美。”


心操人使没说话,只沉默地凝望着他头顶的夜空。在路灯底下站着的时候,完全被那样的光芒所遮盖,他竟连一颗星星都没有看到。明明是那样平凡黯淡的光芒,却遮挡住了他全部的目光。让那些在遥远的地方闪耀的群星都失去了光彩,让他仅仅只看到了他眼前的事物、只看到淡黄色的暧昧的烛火和扑向它的飞蛾,只看到了这一丝不够耀眼、不够炽热却温暖的光芒。


“……明明是来这边玩的,却始终没办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他又听到尾白干净的嗓音,“无论是漂亮的繁星也好、平静的江面也好、或者说是萤火虫也好,都没办法让我完全的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高兴。非常高兴。这种感觉几乎要满溢出来了。”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牵扯着他的心脏,让他没办法全心全意的沉溺于美丽的夜色之中,无法幻想着江中的传说故事,无法专注于落在手心的萤火虫。却有另外一种什么东西填补了这些空缺,安静无言的满足了心中空落落的感觉。


“像是以前没有过的感觉。从前的时候也会和电气还有锐儿郎在晚上的时候一起出去闲逛,偶尔还会和濑吕、沙藤他们去道场练习。……有的时候甚至还要陪叶隐上街,帮她和芦户三奈拎东西——当然,不只是我,还要叫上锐儿郎和电气。……现在想想,那些都是些珍贵的回忆,每一幕画面都满溢着快乐和笑声。我真的很喜欢那样的日子,但是——”


“……虽然说出来有些难为情,和心操待在一起的时候,和那些感觉都不一样。”


心操转过头,直视着尾白的面容。


他在笑。


是他最喜欢的那个笑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面颊上带着浅浅的红晕,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怦怦。


那个笑容有些傻气,灿烂无比。全部的情绪都透过那个笑容完全的表达了出来。喜欢、高兴、愉快、舒适。这样的感觉在看到那个笑容的时候全部都一点点地溶解开来,在舌尖弥散也在心脏上弥散。


就好像——就好像他就是光,他就是太阳。


“……谢谢。”


心操人使收回目光,他缓慢地深呼吸,胸膛起起伏伏。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声音沙哑低沉。


“对不起。”


他说。


“……什么?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是说,对不起,尾白。”他靠近他,头颅偏向他的耳廓,“为之前在体育祭上的事情,抱歉。”


“诶?完全没必要的啊,那件事情早就过去好久了怎么现在突然想起来这事……”


“本来我也没想要说这个,但是刚才就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情。”他说,“我想,在那之前,必须要好好地道歉才行。”


……“在那之前”?


“从前我从未真正的正视过自己,也许现在也是一样吧。想要成为英雄的我,在那个时候却做了英雄不会去做的卑鄙行为。……抱歉。”心操说,他的目光在远处模糊的江面上游离,彩色的灯光把江水照映的色彩斑斓,抹去了确切的界限,“那时候我只看到了胜利,却没有看到……作为英雄的本质。”


他看不到满天繁星,只看到那昏暗的烛火。


但有人对他说——看,星星。


“谢谢。”


尾白一愣。很快他笑了起来,还是那个单纯的宛若孩童一般的微笑。他冲心操眨了眨眼,将自己的手掌覆在他的眼睑上。轻颤的睫毛和滚动的眼球就在他的手掌之下颤抖,“别客气,英雄,”爽朗的笑声响起,“这是你应该获得的东西。”


心操人使的呼吸愈发地急促,就好像下一刻就要有什么东西从眼眶中滚落。他握住那只盖住了他双眼的手掌,紧紧地攥在手心。


“尾白。”


“嗯。怎么了吗?”


“……尾白。”


“?……嗯。”


“尾白君。”


“可以……直接称名哦……”他听见尾白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就在他耳边响起,“……人使。”


——怦怦。


心操人使觉得口干舌燥,又好像整个人都被盈满。某种躁动的心情不断的膨胀,几乎要把胸腔整个撑破。


他觉得他的舌头和声带也许没办法发出正常的语句,因为它们都颤抖得厉害。他紧握住那只手掌,将它从他的眼睛上移开,于是满天繁星都坠入了他的世界。


——怦怦。


“……まぶしい。”


他说。将吻留在他的手心处。


“好きだ。”






12


他依然记得那个晚上,清凉的夜风和平静的江水、昏暗的路灯和漫天繁星。


印在手心的亲吻和困扰了他许久的色彩——他眼睛的颜色——以及他所隐隐约约期待的那些东西。


他想那时他一定傻透了,光顾着傻笑却没来的及说些什么。……不过,即使是语言,也没办法把那些情绪好好地传达吧。


“……嗯。”


“一起。”


【Together】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