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心尾】应对中暑的正确方法【R18/上】

就。

咳。

开车。

当然在上的部分里还没有上路【你

这篇写完了我就爬新的墙头【ntm

设定上 是二年级生的暑假。

然后就

在炎热夏日中激情四射感受生命的大和谐【bu



尾白真可爱,搞他。

卡车真爽,真的。






炎炎夏日。


汗水从额角滚落,划过脸颊和脖颈,最后悄无声息地滑落入白色的衬衫之中,与背脊上的汗水融合,最终将衣物全部的黏在身上。


……好热。


学期末的最后一节课比平常都要简短,却在夏日中被温度无限拉长。因为是最后一节课所以所有人都很兴奋,即使是有中暑的倾向也强打起精神中气十足的等待下课。上鸣电气看上去已经快要热成痴呆状态,校服早就被脱了一半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看上去就算裸奔也不奇怪。锐儿郎直接是穿着私服进了教室,就这样汗水也打湿了他的白色背心。


热啊。


在相泽老师最后宣布下课的那一瞬间,全班都欢呼了起来。


“噢噢噢假期赛高!!万岁!!!”


“大家——有计划好假期出去玩什么吗——”


“嘿呀!!明天有人想去逛街吗?!”


冰镇的汽水,还是易拉罐装的。从尾白的后方毫无预警的贴上他的脸颊。


“啊!——心操!”尾白猿夫的声音混杂在教室里一片鬼哭狼嚎和放声尖叫之中,完全混进了背景音里,“干什么啊!!”


“专门为你准备的冰镇款饮料,竟然不领情吗你。”


心操人使俯下身,凑在他耳边说道。


“只有你一个人在现在还有这种待遇哦。幸运的尾白君。”


“诶……谢谢。话说好冰……你从哪里弄来的啊?总不可能是刚才跑去买的吧。”


“上课前稍微拜托了一下轰君,”心操说,他轻易地打开易拉罐的封口,“刚才找他拿回来的。”他的声音淹没在甜腻又爆炸口感的碳酸饮料之中。“……啊,真羡慕他啊。个性不仅有强攻击性还相当华丽,有的时候还能调节体温呢。”


“……你就是这么对待如此华丽的个性的?用它来冰汽水?”


心操咽下口中的饮料,将包斜挎在身上,毫无愧疚之心的回答尾白。


“那什么,物尽其用嘛。”他说,然后将它递向尾白,“唔,来感受一下夏天?”


“必须承认,真是非常方便的个性啊。”


尾白毫不犹豫地接过它,在炽热的夏日中感受了一把人生真谛的所在。


冰爽。


他们在一片氤氲模糊的炽热之中接吻。嘴唇轻轻地摩擦着、温度也愈发地滚烫,外界一切喧嚣的声响都淹没在这个唇舌相交的亲吻之中。


心操单手称在桌面上,稍稍向后拉开一些距离。好热。他微微喘息着,用手臂抹去额头的汗水。尾白目光还有些恍惚,整张脸都通红一片,看上去即将中暑。他校服下的白色衬衫看上去已经被完全濡湿,甚至在灰蓝色的校服外套上都能看到模糊的水印。“好热……”尾白几乎是无意识地说着这样的话,靠着后桌的桌子大张着嘴喘息。


“……你到底穿了多少件?”心操说,同时行动力十足的把他的衣领部分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尾白,别告诉我夏天你还穿了全套。”脖颈、锁骨、胸肌,就差把尾白猿夫整件上衣都脱下来。操,心操暗骂,这可别是个傻子,衣服还真是一件不落的全都穿着呢。“你学学电气,”他说,“虽说傻了点,但好歹绝对不会中暑。”


“唔唔、知道了。”尾白说,他的声音似乎也要模糊在高温之中,几近蒸发。他上身的校服已经完全被脱了下来,顿时清凉了不少——实际上也没太大差别。白色的衬衫整个像是淋了水一样,湿漉漉的粘在身上,看上去和没穿也没太大差别,能隐约看出身上肌肉的形状。


……要命。


心操突然就觉得口干舌燥起来,他拍了拍几乎瘫在桌子上的尾白,把他摇醒。“回去了,”他把心操的校服草草的折叠起来抱在怀中,“能行吗……别是真的中暑了吧。”


“没问题!……哈啊,就是,热的我有点懵。”尾白站起身,将早就收拾好的书包挂在肩上。“走吧心操,赶紧回家吧——真是受不了这天气了。”


“去我家?”


“嗯,那就去你家。”


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教室,几个及其怕热的已经凑到了轰焦冻身旁蹭着他的冰块,神志不清的开始胡乱吹捧起来,尾白笑着和每个能正常对话的同学告别,经过绿谷时发现他发汗情况比别人更为严重,几乎到了要脱水的地步。


“……嗯!再见了出久,”他说,“赶紧去补点水吧。”


心操拉着他的手离开。


柏油路面已经有了要融化的趋势,甚至能听到味道淡薄的沥青味。也许只是幻觉、或者心理作用,但灼热的空气似乎已经开始变得模糊扭曲,在视野中变换着形态。尾白猿夫几乎睁不开眼睛来,只是任由心操人使拉着他前进。他闻到了心操的味道,在炎炎夏日中甚至有些过分清凉。他似乎没出多少汗,衣服上依旧是淡淡的冷冷的气味,和他本人一模一样。他们的手指紧紧相扣,几乎像是粘合在了一起,尾白也许没意识到,但事实如此——一点都不想放开啊。


“……喜欢。”尾白在心操身旁,含糊地吐出这样的词语,“……心操身上的味道,好清凉啊。”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心操冷静的想,却发现自己的体温似乎也在一点点地升高,尤其集中在面颊部分。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拖拽着身边的人前进。“快到了,猿夫,”他说,“再等一会。”


到了心操家里之后简直就像是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


尾白靠着门缓慢滑倒在地上,身体无力地倚靠着身后的金属材质的大门。中暑了。心操甩下书包将滑倒在地上的尾白拖了起来,“尾白、尾白?醒醒,到了喔。先把衣服脱掉吧,都湿透了。”


白色的衬衫脱下之后甚至在滴着水。还说绿谷,自己就和他一个样。心操皱着眉将尾白搬进卧室,顺便擦干了他身上的汗水,“还好吗,尾白?”他凑近他说,“感觉怎么样?”


“……稍微有点头晕,其他的就是没什么力气。”


看上去至少神志还清醒。只是轻微程度啊。心操长出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间中的电风扇。“稍微等一下,我去拿水。”


冰盐水简直是救赎。


在冰袋、冰盐水以及电风扇的拯救之下,体温成功降低到了正常范围。尾白靠在心操的床头,盯着手中已经空了的水杯,慢慢地才缓过了神。


“……尾白有点中暑……啊,问题不大,已经好了很多了。……嗯?没事,就让他先在我家住下吧,这边也有他的东西。是,我知道了。……没关系的,阿姨,并不麻烦,毕竟我和猿夫是——朋友嘛。”


声音就在门外响起。尾白大概听出来是心操在给自己家里打电话,每当在长辈面前,性格恶劣的某人就拿出了平日里完全没有的乖巧和懂事,行事热情。以至于在心操第一次拜访完之后,尾白妈妈给出的评价是“除了看上去有些睡眠不足之外,其他方面都是个好孩子”。在母亲离开后又迅速恢复了那张没什么表情的面孔和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性格。这是何等收放自如的神奇技能,这样的吐槽他经常都会说,而常常受到的回应就是心操一个透着点小得意的骄傲眼神。


心操推开门进入了房间,手中还端着大杯的柠檬水。“给,再喝一点,你都快脱水了,”他坐在床边“我给阿姨打过电话了,说你今天就在我家留宿。”


“唔唔……”尾白缓慢地咽下一口酸甜的冰水,擦了擦唇边滑落的液体,“哈啊——真是麻烦你了,心操。”


“要是觉得给我添麻烦了就好好照顾自己啊笨蛋,”心操面无表情的凑近他的脸颊,双手用力地拉扯着他脸上的皮肤,“怎么会有你这种人,这么热的天还穿的密不透风的。”


“——肖胡啦(校服啦)!”


“等下去洗个澡吧。身上全是汗呢,你。”心操在尾白的唇角留下一个浅浅的吻,紫色的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尾白,说话时的吐出的气息洒在他的脸颊上,“现在,坐在这里,把这杯水喝完。我先去洗澡了。”


“……整杯?!”


“嗯,整杯。”


当心操腰上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尾白才正对着那一大杯柠檬水发愁。尾巴轻轻地在床铺上扫动着,看得让他心中发痒。


“诶、嗯?心操你洗完了啊……”坐在床上的尾白抬起头,黑色的小眼睛缓缓地眨了眨,然后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相泽老师上身吗,你。”


惨无人道的吐槽。


“……你最好现在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心操冷静地说,“或者你想感受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相泽消太?”


“抱歉抱歉……”尾白双手合十,心虚地低下头,尾巴拍打着床面“我的错——原谅我吧人使。”


头顶传来了轻柔的触感。


“去洗澡,”心操用指尖轻弹一下他的额头,“别太久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