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轰出】恋爱痛觉

“……好像只要看到那个人,就会觉得隐隐的疼痛。”



第一次写热cp还有点紧张。

这里雷茜,辣鸡文手。

脑洞清奇,只想开车。

文笔辣鸡,人有问题。

基于第一句话的文字。

*痛觉敏感的轰总在看到了维多利亚少年之后会觉得疼痛。*



“恋爱的感觉,是疼痛啊。”





————

“那个,很疼啊。”



01


“……疼吗?”


就算是个明显的问句,轰焦冻也有能把它讲成陈述句的天赋。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绿谷出久的病床旁边,目光平静地低下头,眼神凝固在那双被绷带裹缠着的双手上,从侧面看上去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乖顺地低着头,俊秀的面容因沉默而显得温柔又无助。


“啊、这个,也没有非常疼痛……除了受伤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那种强烈的痛觉之外,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绿谷出久笑着摇了摇头,一如他过去的每一次回答。


【没关系】【我没问题】【不疼的】。


这样的话。


“轰君……不用太担心我啦,这样程度的疼痛我早就习惯了。”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个孩子,“完全比不上以前没掌握自己的力量的时候那种疼痛 呢,再说,作为英雄,就算只是预备役,也总是要能够忍受疼痛的啊。……总不能因为疼痛而哭鼻子吧?那样也太丢脸了。”


亮闪闪的。


耀眼却温柔。


轰焦冻将视线从那双眼睛上移开,手指却暗自握紧,在校服的边角处发出声响。


但是某些东西仍然在心脏处梗着,难以击破。


“……那个,绿谷同学,我可以摸一下吗。”


“诶?”


“你的、手臂。”


绿谷出久看见那个少年没什么情绪的面容和异色的漂亮眼睛,那一切都在橙红色的光线之中显得……美丽异常。


“啊。没、没问题。请吧。”






【很疼。】

02


对于痛觉敏感这件事情,除过轰焦冻本人没有任何人知道。


年幼的时候在桌角处磕到了手肘,明明皮肤上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浮现,他还是觉得疼痛,并且是难以忍受的疼痛。当即他就哭了起来,眼泪像是水一样不断从脸上划过,温热的水珠从脸颊掉到地面上、衣领中、甚至流入嘴里。


疼痛。


“焦冻?没事吧?”


妈妈很快就赶来,蹲下身询问着他的情况,轻轻地抚摸着他的手臂,观察着撞击之处的痕迹。


“没关系了,焦冻。”她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又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发顶,“没有受伤哦,很快就不疼了。来——痛痛飞飞——”


即使那种疼痛一直没有消减下去,他还是在母亲温柔的安抚之中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努力的止住泪水,只小声的抽噎着。他最后拉住母亲的袖口,轻轻地对她说。


“不痛了,妈妈,痛痛飞走了。”


疼痛。


难以忍耐。


但是因为他人温柔的关怀,即使疼痛也会忍耐下来。忍住泪水、扬起笑容,对他人说“没关系”,这样应该就能好好的回应那份关心和爱意了吧。


所以时至今日,这样的习惯也从未改变。无论是在训练场中无数次被击倒、无数次肌肉撕裂、无数次骨折、无数次血液涌流,他都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做出任何的表情来表示【我很痛】这样的事情。


有时他会想——是不是已经对于疼痛感到迟钝了?


然后记忆中开水浇上脸颊的痛感再次浮现,不断地在大脑内刺激着他的神经,挑衅一般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疼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与其说是在不断的承受中降低了对于疼痛的敏感度,不如说是因为经受过了最为深刻的痛苦,而使得其他所有的疼痛都变得不值一提。同样的,自从那样的疼痛之后,他再也不会因为疼痛而哭泣、露出脆弱柔软的一部分。插入掌心的刀尖、磨破手臂的地面、直白的向着面门击来的爆破,这样的东西,比起记忆中那个桌角、那壶滚烫的开水来说,都变得无关紧要。


毕竟就算示弱哭泣,也不会再有那样一双柔软温暖的手。





【无解。】

03


绿谷出久是一个泪腺发达过头的孩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小的时候他经常会因为这种带着点家族遗传的特性而被人嘲笑,像是什么【爱哭鬼】之类的外号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不过后来都被【deku】这个词所遮盖,再也没有人想起来这个名字。


无论是难过的时候还是恐惧的时候,或者是普普通通的,疼痛的时候,他很容易就会哭出来。


眼泪蓄在眼眶里,委委屈屈又畏畏缩缩,半天不敢涌出来,湿漉漉的看着像是什么弱小的食草动物 。一直到他长大成人,成为最强英雄之后仍然没什么太大变化,只不过哭泣的次数却肉眼可见的大幅下降。


像是现在这样——在同班同学面前哭的一塌糊涂的情况——在他的高中生活中还算是常态。轰焦冻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给他递着纸巾,他却还是忍不住眼中涌出来的透明液体,高兴的事情也好让人难过的事情也好,他总是会哭。


【为什么他总是会哭。】


【为什么他的眼泪那么多。】


凝视着绿谷出久侧脸的少年陷入了无解的情绪之中。


仅仅是对他说了一句“绿谷同学就是我的英雄”这样的话,他就开始哭的停不下来。那样的话语纯粹出于对于他的安抚和自身真实的情绪外流,只是想稍稍鼓励一下那个坐在病床上为自己的失误而陷入低落的男孩子。虽说以绿谷同学的韧性大概不需要他人的劝慰就能自己完全恢复,但是一看见他低着头消沉的模样,就觉得有些——疼痛。


疼痛。


无比真实的痛觉。


就从视线的边界线处开始,逐渐蔓延全身。好像是过分的使用了右半身的个性之后的效果,寒意逐渐蔓延全身,顺着血管慢慢的扼住心脏。但是与之相反,疼痛则是从心脏处发起,以其为中心扩散至全身。


疼痛。


虽然不能准确的说出来这种痛觉到底因何而起,但直觉全部都锁定在了名为绿谷出久的男孩身上【是这个人。】轰想,于是顺从心愿说出来了他想要说的那番话,【是他。】


但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看到一个人、想到一个人,就会莫名其妙的感受到疼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样的问题,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吧。


轰焦冻眨眨眼睛,将手轻轻地放在绿谷出久的手臂上,轻缓地摩挲着那里白色的绷带,感受着那种疼痛逐渐从全身消退的感觉。看见那些泪水,虽然觉得不知该如何应对,却发自内心的感到了浅浅的喜悦。


“……我一直以来、就像以前对轰君说的那样,一直以来都是在接受着别人的帮助,”他抽噎的模样像是个孩子,“虽然一直都期望着能够实现梦想,但是、有的时候也会感到无措……曾经有人对我说【你一定能成为英雄】,无论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还是他人的期待,我都、我都努力着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去成为英雄。……但是,这还是我第一次,有人对我说【你是我的英雄】。谢谢你,轰君。”


他的手指离开了白色的绷带,转而在少年脸侧摩擦。


他的皮肤很是柔软光滑,即使已经十六岁有余看上去依然无比稚嫩,充满了类似孩子的特质。


“绿谷君。”


轰焦冻的手指插入绿谷出久的发间,将他鬓角的头发夹在耳后。指尖温柔的吻过他脸颊上的小雀斑,最终停留在一个缱绻的位置,摩挲着他的脸颊,又勾画着他的眼形。


“……于我而言,你就是我的英雄。并且,你绝对能够担起【英雄】之名。”


他的目光温柔的过分,从中满溢出来的那些情绪,也许自己都无法解读。





【十分感谢。】




TBC

评论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