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FGO】DESTINY

“我知道的——已经没有下一次了。”



这里雷茜。入fate很久了一直没有写过相关同人然后我就突发奇想写一篇【。

这是一个不知道在讲什么的故事。

写得及其不走心。本来是想写点什么中二言论【。】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传教的机会还hin多【【

题目我随便写的,本来也没想好要写什么,就看见歌单里的宿命论就有点想写这个名字【……】后来觉得有点奇怪就算了那我就叫它命运好了【ntm】先把人诳进来再说!!【ni


*我流咕哒夫第一人称视角。

*作者意图传授邪【】教。【没有

*就是一个随便不走心的没有什么特别专注的角色的东西……会随便写写到谁就是谁吧。

*要是能写一个自由的群像那就舒服了【。






“这个世界,在你离去之后,依然美好。”







很多的情况之下,我们都会做违心的事、说违心的话,寻求自己想要达到的某个结果或者是目标。这样的事情是人类生活之中的常态,和厌恶的人虚与委蛇,努力的摆出并不出自本心的笑容,强撑着和别人说着【你好】【谢谢】【对不起】【请原谅】【喜欢】【讨厌】【不要】。


毫无意义的词语,拼接在一起,构成了没有【回答】的我。


也许他人是可以做到乐在其中的,每天真正的元气满满的说出“早上好”,绽放出漂亮又耀眼的笑容。痛苦时也能打起精神,独立勇敢地渡过一切困难,甚至还能成为激励着别人的精神支柱。做光火、做路标、做一个前行的方向。就好像是天生的少年漫主角,拥有着无法阻挡的热情和勇气,真正的成为“英雄”。


那样的人,非常耀眼。


但是,英雄……应该是由痛苦构建的吧。


所以,即使我一直都对身边的人半开玩笑地说着“我要成为英雄。”这样的话,但是“不能成为英雄”“不想要成为英雄”这种思绪一直都常年伴随着我。对友人展露出灿烂的、没心没肺的笑容时,我都会想“啊啊真是快乐啊”“要是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但这样美好的、灿烂的梦想似乎只能在短短的一瞬间停留,当我独自一人站在镜子面前时,我甚至没有勇气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眼睛。会是什么样呢,就算是在昏暗的黄色暖光灯之下,那双眼睛也应该是那样的——不堪入目的丑陋的蓝色。怯懦、无力、自卑、恶意,看上去就像是在漂亮的某种颜料之中混入了污水,混混沌沌的散发恶臭。这样的时刻我就会无比清晰的认识到,“不可能”“宿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不断地挣扎着取悦他人,在面对自己时羞愧地低下头颅,怀抱着美丽的梦想,任由恶意把自己整个染黑。这就是我的宿命,我几乎在那时已经看到了我的未来的全部——成为我最厌恶的那一种人,苟延残喘着妄图活得更加骄傲。


但是我的命运、啊啊、姑且这么说吧,却在某一个时刻完完全全的被改写。


像我这样的人,是否也有什么机会能够改变一些什么或者做出什么值得赞扬的、称得上有意义的事情?


……那个时候,家中收到了一封极少见的、正式的邀请函——我一直觉得像是录取通知书——将我引导去往一个名为【迦勒底】的地方。那时我手中还捧着没吃完的西瓜,红色的汁水有些还顺着下巴流到了地面上,父亲就拿着它闯入了我的房间。“你收到了那些人的邀请!”他看上去很是激动,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这是荣耀——啊、我们,终于被……”


即便是我已经抵达了那个地方,也无法真真正正地明白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坐在列车上时,脑子里还是学校里的朋友、同学、班主任、没写完的作业、社团组织的活动,还有即将到来的暑假,心中苦恼着该如何向我的朋友解释我的突然缺席,为不能和他们一同在考试结束之后去唱K而遗憾。“没关系的。”手机屏幕散发着莹莹的白光,在昏暗的傍晚显得有些过分冰冷。我的学长这么说着,声音听上去有点模糊,“以后还有机会,藤丸。我带你去。”


心脏就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一样,我总觉得——总觉得有些虚假。多可笑。下一次——下一次在哪里呢。那时我明明还什么都不知晓,还什么都不理解,就已经有一种怪异的预感:【没有下一次了。】我还想念着那个没有被我吃完就掉落在木地板上的西瓜,在记忆中不断的翻腾着它那一星半点的甜味;还努力地想象着要如何才能在回去之后赶上落下的课程,如何再和学长一起出去游玩。明明心中毫无根据却笃定地想法已经告诉我了【没有下一次了。】我还是不知回头,固执地将想说的话藏在舌尖,让它独自在口腔中颤抖。


“……嗯!是——前辈!到时候一定会狠狠宰你一顿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笑,就好像前辈在我耳边说着什么。说点什么,立香。我想,手指却颤抖个不停,声带同样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说点什么,别停下。前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又开朗,像是兄长一样温柔可靠。“……前辈?那个、我……”


“嗯?怎么了吗……立香?”


“我快到了啊,就先挂电话了。”


回不去了。


当我把通话结束之后,我清清楚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手还再颤抖着不停,喉咙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哽住了,让我既想要哭泣又想要呕吐。我想回去,想回去。这样的念头不断盘旋在脑海中,在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宿命】是真的存在着的。无论我是如何的想念在那之前的生活,如何想念美好又平淡的日常,我都回不去了。前辈,没有下一次了。除了这样令人恐慌的念头之外,我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前辈的声音。


在我还靠着想象中前辈可靠又温柔的面容慰藉着自己怯懦的灵魂时,我已经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别害怕,藤丸。他这么对我说过,没有关系,不会有事的。我走下除我之外空无一人的车厢,踏入了一片没有边际的辽阔风雪之中。别害怕。别害怕。想要哭泣的欲望在脑海中翻腾着,我又想起来我的母亲,永远的定格在桌面上的母亲。笑容灿烂、容颜美好。她看上去很暖和,我想,即使是在那样的风雪之中,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漂亮。死在冬季的母亲、定格在桌面上的母亲、微笑着的母亲。为数不多的记忆重新活动起来,把我几乎冻僵地大脑重新激活。一种奇异的恐惧感将我再次唤醒,莫名其妙、没头没尾——“会死”这样的念头比跑起来的身体要慢上一步出现,我想念着我过去的一切、恐惧着未来的所有,但是依然在奔向那个无法回避的未来。


这是、这大概是……我的“宿命”。


我哆哆嗦嗦地、在前厅中脱下身上的衣物换上【迦勒底】统一的白色制服时,这么想着,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TBC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