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让我如何爱这个世界。

如何爱一个人。

【心尾】一个随便写写的学院设定★心跳加快的体育祭★

一个双向暗恋的小故事。

就。随随便便的学院设定。

出于各种原因本来应该是要修的……本来能写的更好。

但是现在就。半吊子的放着吧。

不然可能没有机会发出来了【。





雄英高中,在日本全国知名的顶级学院,名字和成功挂钩,几乎可以说是上了这所高中今后人生都可以无忧的度过,超高名气与过硬实力同时造就了一个传说一般的录取率——雄英除过考察学生的文化课水平,同时还综合了各个方面的能力测评,筛选极为严苛。许多人的梦想之地,许多人的原点。


这里也是,你的原点!







风清日朗。


必须说这是一个适合睡觉的好日子。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尾白猿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右手按压着太阳穴缓缓移动。麦克老师的声音依然是极具穿透力然而总是有人会睡着,尾白算是那几个想睡却没法子睡着的人之一。啊真是羡慕叶隐啊,他想,目光向那边投去,存在感有时候低的过头的小姑娘正光明正大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好困。


视线从教室的地面游移到天花板上,然后又漫无目的地投向走廊那边。对面的墙壁上钉着一排优秀学生的照片,左起第一个是八百万百,第二个是爆豪胜己,第三个是绿谷出久,第四个是饭田天哉,第五个是轰焦冻。爆豪的照片看上去还是那样的、比他本人稍逊色一点的、恶人面相,夹在八百万百合绿谷出久之间突兀的不是一点。……除此之外,第二行,喔喔——有几个B班的人啊,还有就是——


——诶。


C班的心操人使 。


在一堆仪容整齐笑容温和的好学生中,就只有爆豪胜己和心操人使最为突出。爆豪的表情既嚣张又凶恶【褒义】,像是罪犯在拍照时会露出的那种表情。心操人使,发型奇怪,几乎能饰演狮子王;黑眼圈浓重,像是又通宵打了游戏;笑容僵硬,比起优秀学生来说更像是不良少年。


……啊呀。一不小心就多看了几眼。


就、稍微有点在意。也不是非常在意,就是稍微、稍微有点在意。再怎么说身为C班的学生能考出这样的成绩真的很棒啊,应该是个头脑很不错的男生吧。看上去还有点不好接触呢。并没有很在意,也没有走神,只是不小心看到的。对——


……个鬼。


啊啊、还是把眼睛收回来吧。


虽说肉体上已经回归了课堂,但是脑子依旧在外神游的尾白脑子里还是装着些许乱七八糟的东西。


心操人使是谁?随便找个CDEFG班的人问问大概都能得到一大串的回答什么C班之光高分不良看上去有点帅等等一堆莫名其妙的答案。要是让尾白猿夫来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能得到更为让人崩溃的长条答案,但事实上,他的答案也可以非常简单,就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一句话。


【喜欢的人】。


不对不对,要是这样说尾白可能就要反驳了。应该是【暗恋的人】。


他和那家伙在田径场上相识。最初的时候是在尾白每天早上和下午的锻炼时间有过一面之缘(他总是会被心操人使的发型所吸引),不过对方可能并不记得他。他在单双杠上和濑吕范太玩着追逐战,心操人使就手插着校服兜,慢吞吞地在操场上走上一圈,在众多奔跑着挥洒青春的少年和一对对月下漫步的情侣之中显得十分扎眼。说来也很是奇怪——明明他的校服都一件不落的穿在身上,不抽烟也不喝酒,不翘课也不打架,也不收保护费,却总是让人觉得他是个不良角色。


后来是在运动会上,他们才算是真正的认识了。3000米长跑的时候他们刚好分到一组,刚好是相邻的跑道。


“……我记得你。”心操人使向他搭话,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冷漠,就和他本人一样,低沉又清凉,“……每天晚上,在操场上。”


他转过头,紫色的眼睛就那样撞入他的世界。


像是漫天星辰都已经陨落,消失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之中,轰鸣声和爆破声在尾白耳边响起,世界似乎已经崩塌,除过那个人的那双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啊、哦……那个、我也!就是在操场上,见到过你……”


“是吗,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我。”


“怎么可能……明明那么显眼……”


“什么……?”


尾白别过头去,说了一句“要开始了”就不再说话。他闷着声跑完了全程,把第二名拉了整整一圈,第一个到达了终点。


莫名加快的心跳……慢不下来。


尾白的目光犹豫着飘向观众席,然后就看到了在那里为他欢呼的A班同学。上鸣和切岛勾肩搭背的为他举着应援的牌子,芦户和叶隐还有丽日在一边似乎组成了什么啦啦队,玩的很嗨的样子。


这时在比赛前向他搭话的某位他还叫不上名字的外班同学又一次主动地走向他,脱下的运动服搭在他的胳膊上,还沾着大片的汗渍。


“很厉害啊,你。”


“……诶?”


“恭喜获得第一名——刚才你是不是说了什么?”心操人使的手搭在他的肩上,手掌心的温度透过被汗水浸湿的服装渗透到他的皮肤上。心操人使似乎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姑且把那个微微上挑的嘴角算作笑容吧——凑近他的脸颊,“我没有听清……”


“……啊……”


“我……心操人使,以后就多指教了。”


耳边的轻笑声就好像是一声惊雷,几乎遮住了尾白的心跳。


手指触摸过的皮肤热得发烫,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灼手。心跳声不停地在耳边响起,尾白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掌心,眼光却一直向着那个自顾自地留下了名字就毫不负责的离开的身影。……老天。他紧张地攥紧胸口的衣料,手臂微微颤抖,老天。


……这种感觉、到底是……











【心跳加快的体育祭】


评论 ( 8 )
热度 ( 85 )